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欢迎您访问本站!

德国失去数学中心地位的原因_受纳粹迫害德国犹太裔数学家

教育新闻 | 2021-11-20 | 标签:德国,失去,数学,中心,地位,的,原因,受,纳粹,
众所周知,在19世纪和20世纪前期,德国是全世界数学研究的中心,涌现出了一大批举世闻名的数学大家,如高斯、黎曼、康托尔等。然而,到了20世纪30年代,随着纳粹的上台,大批犹太裔数学家纷纷遭受迫害并流亡他国,给德国数学研究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甚至说德国数学研究从此一蹶不振也不为过。下面,就是笔者整理的几位犹太裔德国数学家受迫害并流亡美国的简要经历。管中窥豹,可见一斑,由这几位数学家的遭遇,我们不难想象德国数学研究因纳粹的缘故而受到了何等的摧残。
 
1933年4月7日,纳粹德国颁布了《恢复职业公务员职务法案》;连同当年4月11日颁布的其他一系列法令,将非雅利安人定义为:“任何有非雅利安人的父母或祖父母,特别是那些有犹太父母或祖父母的人。”这被视为大批犹太裔教授被免职的开始。不过,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曾为德国服役过的人享有豁免待遇。
 
与其他学科相比,犹太裔数学教授的免职率要高得多,德国有超过一半的犹太裔数学家被迫离开,其中大多数移民到了美国。在145位被解职的数学家中,有82位去了美国。
 
著名数学家理查·柯朗(Richard Courant)曾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参加德军服役,因此他属于有豁免权的那批人。他原本以为自己不会受到影响,但是在1933年5月5日,他收到了一封官方函件,通知他必须离开。不久,柯朗接到了英国剑桥大学的邀请,让他去进行为期一年的访问。访问结束后,他去了纽约大学,并于1936年被纽约大学方面赋予了为该校建立一所研究生中心的任务。柯朗根据哥廷根大学的模式建立了纽约大学应用数学研究中心,这使他能够为被迫离开德国的许多数学家提供工作职位。柯朗在移民到美国的德国数学家中很有影响力,他建立的这所应用数学研究中心在1964年被更名为“柯朗数学科学研究所”。
上图:理查·柯朗(1888-1972),主要研究分析和应用数学,对位势理论、复变函数论和变分法贡献尤多。
 
女数学家艾米·诺特(Emmy Noether)被誉为“抽象代数之母”,她在1933年4月被任职的德国大学解聘,并于同年10月离开德国,前往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的布林·莫尔(Bryan Mawr)学院任职,该学院是美国最有名的七所女子学院之一。

1934年,诺特在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每周举办一次讲座。不幸的是,仅仅在美国待了两年后,她在一次手术中因发生栓塞而不幸去世,时年53岁。艾米·诺特去世几天后,爱因斯坦写道:“根据最有才华的在世数学家的判断,自从女性接受高等教育以来,诺特是迄今为止最重要、最有创造力的数学天才。”
上图:艾米·诺特(1882-1935),其研究领域为抽象代数和理论物理学。
 
数学大师赫尔曼·外尔(Hermann Weyl)也难逃厄运,他于1933年从哥廷根大学离职。尽管他并没有被强迫离开,但他担心自己犹太裔妻子和孩子的安全。外尔去了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这是美国方面早在1929年就提供给他的职位,但他拒绝了,因为他觉得事情不会发展得像后来那样糟糕。直到他开始为家人的生命安全担忧后,他们才最终动身离开哥廷根去了美国。
上图:赫尔曼·外尔(1885-1955),20世纪上半叶最重要的数学家之一,曾研究与物理有关的数学问题,对后世发展起来的各种场论和广义微分几何学有深远的影响。
 
理查德·冯·米塞斯(Richard Von Mises)和希尔达·盖林格(HildaGeiringer)是相对较晚来到美国的两位数学家。冯·米塞斯在1933年被迫从柏林出走,他先是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任职,在那里建立了数学系。希尔达·盖林格也移民到了土耳其。土耳其方面与冯·米塞斯没有续签合同,于是他辞了职,并希望想办法和盖林格一起去美国。冯·米塞斯最终接受了哈佛大学提供的一个无薪职位,而盖林格向美国提出的所有申请都被拒绝。几个月后,盖林格终于来到了美国,并在冯·米塞斯的帮助下获得了布林·莫尔学院的教职。冯·米塞斯和盖林格于1943年结婚,前者最终于1945年成为了哈佛大学的带薪教授。
上图:理查德·冯·米塞斯(左)和希尔达·盖林格(右)。
 
费利克斯·豪斯多夫(Felix Hausdorff)在波恩大学工作了40年,并于1935年被迫退休,他在退休时校方甚至连句感谢的话都没说。不过,他在退休后继续从事数学研究工作,发表了七篇有关拓扑学和描述集合论的论文,还修订了自己早年的著作。由于他年龄大了,因此他知道自己几乎没有移民的机会。1942年,当纳粹政权明确要将他送进集中营时,豪斯多夫与妻子和妹妹一起自杀了。他在自杀前给朋友写过这样一封信:
 
亲爱的朋友:
 
当您收到这封信时,我们三个人将以另一种方式来解决问题——您一直在试图劝阻我们不要这样做……近几个月来,(纳粹)对犹太人的所作所为引起了人们深切的忧虑,我们也不想再忍受这种情况了……请原谅我们,除了死亡,我们仍有可能会给您带来其他的麻烦。我坚信,您为了救我们已经尽自己所能了(也许是杯水车薪)。也请原谅我们就这样离开人世!希望您和我们所有的朋友未来都能拥有更美好的生活。
 
                                                          您忠诚的
费利克斯·豪斯多夫
上图:费利克斯·豪斯多夫(1868-1942),拓扑学的开创者,在集合论和泛函分析领域做出过杰出的贡献。
 
在受蛊惑的德国学生发起的“抵制运动”中,最臭名昭著的是抵制哥廷根大学的数论专家埃德蒙·兰道(Edmund Landau)。兰道也是享有豁免权的人之一,他是一名犹太裔教授,但并未被立即解雇。然而,因为学生发起的“抵制运动”,他被迫自愿辞职。一位名叫奥斯瓦尔德·蒂希米勒(Oswald Teichmüller)的优秀的数学专业学生领导了这场针对兰道的“抵制运动”。当兰道问起蒂希米勒,为什么要领导这场抵制运动时,后者说:“这并不意味着故意让您这个犹太人生活困难,而仅仅是为了防止德国学生们在第二学期恰好被完全是外来种族的老师教授微积分。我不敢动摇任何人去质疑您向任意其他种族的学生教授数学的能力……但是,您不可能在完全是一个外邦人的情况下向听讲者传达数学的要点。一个人的学识好比是骨骼,而他的民族意识如同肌肉,一具没有肌肉的骨骼不会行走,而是会倒下并朽坏。”
上图:埃德蒙·兰道(1877-1938),在解析数论、单变量解析函数论、算术的公理化等方面皆有重要的贡献。
 
柏林大学的数学教授路德维希·比伯巴赫(Ludwig Bieberbach)表示他反对哥廷根大学对兰道教授的抵制,他说:“几个月前,哥廷根的学生团体与兰道的分歧终结了这位教授的教学活动……这应该被视为一个典型的事例代表,即种族截然不同的学生和老师难以和谐相处……哥廷根学生的本能反应就是,兰道是那种以‘非德国方式’处理事物的人。”
上图:路德维希·比伯巴赫(1886-1982),主要贡献在函数论、微分方程理论、几何学等方面。
 
一些移民美国的德国数学家帮助美国建起了新的数学研究中心,包括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柯朗领导下的纽约大学应用数学研究中心、理查德森(R. G. D. Richardson)领导下的布朗大学数学研究生院,以及艾尔温·约翰逊(Alvin Johnson)领导下的,在纽约成立的一所研究社会科学的新学校,该学校下属一个特殊部门,称为“流亡大学”。“流亡大学”主要开展的是社会科学方面的研究,但它确实为一些从德国移民而来的数学家提供了帮助。
这种人才流入让美国获得的其他收益包括:研究竞争力的提高,应用数学的兴起(在此之前美国没有太多的应用数学研究,相反,几乎只有纯粹的理论研究),以及打破了德国在数学论文审稿评议方面的垄断地位。
不过,并非所有的人都将所有这些视为收获。尽管当时美国国内有许多数学方面的教职,但申请获得这些教职的人更多,因此移民而来的德国数学家引发了更多的竞争。对于人数正在不断扩大的美国数学界来说,这意味着很多人失去了潜在的工作职位。但是,从总体上来看,很明显,美国数学界的收益远远超过了损失。
至于德国数学界,大卫·希尔伯特(David Hilbert)的那番话就足以概括一切了。1934年,新上任的纳粹德国教育部长问他:“在完全摆脱了犹太人的影响后,哥廷根的数学发展得怎么样了?”希尔伯特回答说:“哥廷根的数学?部长,它已经不存在了!”



上一篇:关于人生励志名人名言大全:自己打败自己的远远多于 下一篇:数学家是怎么谈恋爱的?伽罗瓦_塞凯赖什夫妇